快捷搜索:  as    情话  加藤  嘿嘿  舞步  性格  退学

PUA集体“从良”,为何浪迹教育PUA王环宇还在骗人?

PUA集体“从良”,为何浪迹教育PUA王环宇还在骗人?PUA,Pick-up Artist,标榜传授如何追求女性的“套路”。近年来,PUA逐步商业化,从理论指导、话术训练,到形象改造、实战教学;从公开课到私教课,PUA行业已发展出在线指导、全托、高分狙击等一整套培训内容。在此背景下,以PUA为主要内容的平台、授课团队数量也迅速增长。

今年5月,PUA授课组织“享妞军团”被媒体曝光,给了野蛮生长的PUA组织致命一击。

媒体和举报者对PUA进行了不同形式的揭露,因处于两性关系的模糊地带,但一般限于道德谴责。在争议和官司纠缠之下,有的PUA组织转入地下,有的则改行或经过调整后谋求新的出路。

▲PUA情感操控。图据东方IC

“情感这个市场空间很大,甚至暴利”

“第一句情绪就要起来。”

喊卡五次之后,台词终于过了,雷岳川打了个代表收工的响指。“短视频是风口,但在一分钟里把道理讲清楚,前几秒就要把人吸引住,比长视频更难。”他一边接过助理递过来的牛仔外套,一边对红星新闻记者说。

在这间简易的录影棚,老板雷岳川正拍摄“风辰恋爱”的抖音短视频。据官网介绍,“风辰恋爱”是一个男性情感恋爱项目,成立于2015年,公司注册资本725万元,学员人数超2000余人,“每年呈几何倍数增长”。

导师一栏中,雷岳川的代号叫“风尘”,自称首创“约会框架四步理论”。这位曾经的IT理工男,被女友分手后苦心钻研心理学等,自认为是“屌丝逆袭的成功典范”。

2015年,一个叫“小鹿情感”的互联网平台在北京创立,创始人巫家民在此之前就曾主办过PUA界一场颇具规模的中外交流活动。

与雷岳川相似,巫家民也是一名80后海归。巫家民参与到的创业项目中,最受关注的当属“坏男孩学院”,也是“小鹿情感”的前身。

2013年6月,“坏男孩学院”正式上线。此前,巫家民已创立了北京魅动力教育咨询有限公司。跟大多数PUA较为隐秘的开展活动不同,巫家民可以说是较早尝试商业化运营,并首次将其资本化运作的人。他曾在媒体上表示,创办公司的想法源自对花花公子创办人休•海夫纳(Hugh Hefner)的敬仰。

“坏男孩学院”初期是做平台聚集流量,再通过精准定位进行变现。公开资料显示,其招募了有6年迅雷产品经理经历的曾东为合伙人,完善社区的产品,并与多个资讯平台达成内容分发合作。公司培训学员的同时培育导师,通过导师向平台导流。“不可能直接招聘到导师,因为市场上根本就没有这样的专业。”一位资深PUA人士称,目前全国能做这类项目的导师估计不到一千个。

“情感这个市场空间很大,甚至是暴利。”这位业内资深人士向红星新闻记者分析,国内单身人口超2亿,现在的婚恋平台只提供认识异性的渠道,并没有告诉用户如何吸引异性;男性比女性多出三千多万,择偶竞争又更加激烈。“教人恋爱”这样结果为导向的培训产品,在市场上迅速扩张。

“坏男孩学院”被认为是PUA界首个获得风投的公司。据媒体报道,2015年“坏男孩”的日新增用户上万,母公司北京魅动力总用户量约300万,全年营业额可达8000万。在当年获得了真顺基金李祝捷的500万天使轮投资后,仅一个月又获得了熙金资本的A轮投资,估值为之前的6倍。次年11月,北京魅动力再获得了吴晓波的“头头是道基金”领投的B轮融资。

野蛮生长与官司缠身

就在“坏男孩学院”不断扩张时,国内大大小小的PUA组织也开始疯狂生长。经过大半年的考察,雷岳川也认准了PUA这块蛋糕。

在此情景之下,“坏男孩学院”的一些导师纷纷单飞,“浪迹教育”的创始人王环宇就在其中。也是2015年,在北京PUA圈浸淫四年的王环宇自立门户。公司一年内就发展到20位导师,100多员工,学员超过4万人。2017年宣称员工达400多人,线上咨询人数破20万,付费学员超10万,“成功帮助8万多学员实现情感自由”。

王环宇自称做过手机销售、开过养猪场。他打出的口号是,以学员情感需求为主,推出精英导师为学员量身定制的服务模式。

这种定制化服务就是“全托”课程,导师根据学员要求筛选对象,教学员约会。野蛮生长让“浪迹教育”短时间内名利双收,但也很快官司缠身。

PUA集体“从良”,为何浪迹教育PUA王环宇还在骗人?

2017年6月,一学员支付数千元购买了“浪迹教育”的培训课程,因“培训内容有违善良风俗”要求退款被拒,将其告上法庭。8月,两学员花费2.98万元参加了“浪迹教育”的“导师培养计划”,没有得到承诺的“留下成为导师”。天眼查显示,“浪迹教育”5次因培训服务合同纠纷而被起诉。

2018年2月,因涉嫌诈骗、传播淫秽物品罪,“浪迹教育”公司被查封,相关负责人被带走调查,成为PUA圈一个标志性事件。5月,“享妞军团”的榨取钱财、鼓励自杀等极端行为曝光,更让这个圈子成为臭名昭著的代名词。

而据今年5月新京报的调查发现,在多家知名网站上,PUA与诱奸、骗财、骗婚等词汇常常联系在一起。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张新年律师也表示,此类欺骗行为显然违背公序良俗和法律规定,一方面,挑战社会伦理道德,另一方面,对于侵犯人身、财产权利,妨害社会管理的行为,应视情节之轻重,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。

开展新业务:卖衣服

“那是博眼球的一种宣传方法,在销售策略上确实有效果,现在已经过了这个阶段了。”雷岳川说,起步阶段需要博关注、冲流量,贴一些标签、拿数据说话,但这不利于长期发展。“必须要符合这个社会的主流价值观,否则做到一定规模就很难再往下走——拿不上台面。”他说。

跟“浪迹教育”400多员工、十多个部门相比,20来个员工包揽课程培训、短视频制作、新媒体运营、销售等的“风辰恋爱”,更趋向一个小互联网公司。“我们拿资本的钱,想的是商业模式如何更容易复制、怎么规模化发展,这样估值才会更高。”随着形势的变化,雷岳川已开始做衍生产品,拓展新的分支业务,比如他们正在主推的“风辰衣柜”。

PUA集体“从良”,为何浪迹教育PUA王环宇还在骗人?

雷岳川在公司

在PUA课程中,第一课大都是形象打造,教学员穿衣打扮做造型,包装自己。雷岳川把穿搭造型这部分单独做成产品——为付费会员搭配寄送数套服装,不喜欢还可以退换。他给红星新闻记者算了笔账:如果有十万会员,只要五分之一人付费,就要两万套衣服,一年买四套就是八万。

另一个PUA的基础课程打造“展示面”,也就是帮学员拍照修图,改变“很LOW”的朋友圈印象,也在雷岳川衍生品中。“初步计划是作为中间商,把这些客户推给合作的各种摄影机构。”

雷岳川称,“风辰衣柜”会员已经上千,推出两个月现在已经在赚钱。

和“PUA”划清界限

而在更早之前,将品牌升级为“小鹿情感”的“坏男孩学院”,服务对象已拓展覆盖男女两性。去年号称签约了两千多位持证心理或婚姻家庭咨询师的巫家民,计划未来五年对接三万名咨询师。今年初小鹿情感还推出“青苗创业扶持计划”,投资孵化情感行业的创业者。

除了教育咨询、知识付费服务,巫家民的版图也拓展到IP孵化和内容增值服务的产业链,在影视、出版、网剧、游戏等泛文化领域展开布局。如和星空卫视合作推出两性情感综艺节目,在腾讯优酷等平台推出坏男孩系列视频,还投资了情感类网红、新媒体,进军情感类游戏领域。有媒体报道,《小时代》出品方曾在财报上公开披露,以2400万元人民币购买了北京魅动力旗下部分系列的影视改编权。

转型后的北京魅动力曾公开表示,仅2016年就实现营收过亿并盈利。天眼查显示,截至2018年2月,其已经进入C轮融资,金额达数亿。

“我们不鼓励在交往中运用一些所谓PUA技巧,也不希望有人为学习PUA而报名。”在接受采访时,北京魅动力相关负责人否认将自己定位为‘PUA’培训,强调其提供的服务是以心理学等学科为基础,提升学员情商和沟通能力。“我们只帮助学员建立长期稳定的情感关系。”

PUA集体“从良”,为何浪迹教育PUA王环宇还在骗人?

▲PUA组织“享妞军团”被报道后,其粉丝教学群均被永久封停。图据新京报

“享妞军团”被相关平台永久封停教学粉丝群后,已难觅其踪。“浪迹教育”的王环宇还在做直播,内容已低调很多,以至于直播进行了快一个小时,网友还不耐烦地催促进入正题。“我一直在进入正题啊。”镜头前的王环宇愣了一下。

“这个行业的公司‘倒了’只有两种,直接做死了,或者转入地下。”雷岳川说,“新兴事物肯定会有乱象,我们也是边做边摸索。”这时,他盯着下属打开的风辰恋爱的官网,像发现了什么。

“这个(PUA字样)怎么还在这里,要处理了。”他摆了摆手。PUA集体“从良”,为何浪迹教育PUA王环宇还在骗人?,来源:http://www.7h520.cc/sh/274.html

 
       本文链接地址:http://www.7h520.cc/sh/274.html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