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  as  pua  开车  湿  嘿嘿  情话  

医界圣手莫问免费阅读全文_圣手辣医第十章

  天微白,一处离景苑城约二百五十里的湖边。

  将燃尽的柴火并发着火星,作为燃料的枯枝布上了灰烬,热度微降,沐沐靠在大黑身上,累瘫的马儿早已发出如雷的响鼻,她的眸子也带着疲倦的半掩,手里一边把玩着大黑生得水润光滑的鬃毛,一边就着剩余的火光在摊开的地图上对着所在地与方位,小巧的指南针搁在腿上。

  昨日,幸好是抢在那最后一刻出了城,城门在身后重重关上,发出沉闷的撞击,也暂时阻绝了那恶鬼似追着的人。

  她一刻都不停,选定了一个方向便无止境的狂奔,路上为了掩盖行迹、扰乱追踪费了不少功夫,遇了村镇也通通绕了开,跑了约有二三个时辰,终于停在这处隐密树林旁的湖稍作休憩。

  依照季随云的处事风格,他定是会在各处安插眼线,并把她的特征及所用的马匹做成悬赏单发布在每一处,约莫不用一个月,有关她的传闻就会传遍整个北唐了吧。

  果然,应了她先前的猜想,碰上季随云就没好事。

医界圣手莫问免费阅读全文_圣手辣医第十章

  官道是不能走了,得挑一些没有人烟的荒野小径,争取在短时间内离开北唐的国境,离开他的势力范围。

  就从附近山峰的翻过去罢,路途虽是难走,却能有效缩短路程。

  沐沐深吸一口气,闭起眼,识海里的草地上,一团小得可怜的白光游走起来,穿梭在她的经脉里,轮回一圈回来时白光似有些膨胀,但也只是膨胀一点。

  …也该好好修习一下内力了,跑得快但跑不久可是很鸡肋的。

  拐了一大弯子还是逃不了修炼的命运啊。

  沐沐盘算梳理着思绪,收起地图,拍了拍睡得正香的大黑。

  大黑动了动耳朵,响鼻打得更大了。

  她一顿,从行囊里拿出了一根胡萝卜。

  呼哧呼哧的喷息混着站起的声响,沐沐看着精神抖擞,紧盯胡萝卜不放的大黑,得逞一笑。

  **************

  君瑾花拿着街上撕下的传单,拍在桌案上,陷下一个手印,怒瞪着面前笑容可掬的男子。

  她本就讨厌这般表里作态不一的人,老跑来找她师父麻烦,若不是他权势大,也有在大战中助他们一臂之力,她早就把他远远轰离师父身边了!

  "季左将军,请问这是怎幺回事?"

  询问的句型,却是质问的口气。

  "……看来,妳们早就知道她没有死了。"

  只有他不知道。

  只有他。

  季随云眸子暗了暗,想到他找去花了了时,对方那无可奉告的表情,笑容越加温和,袍子下的手握得死紧。

  "那又如何,这并不是将军无缘无故悬赏师父的理由。"

  君瑾花气势很强,灰色的眸冷冷的直视面前闪着不详光彩的绿眸。

  "无缘无故?"

  他忽然笑出了声,重复了一次那令他在意的字。

  "她跟我之间,永远不会存在这个词。"

  ***************

  几天后。

  深山的深山中,阔大的热泉奔腾,水雾弥漫,硫磺味四溢。

  沐沐凝着眉头,认真的思考着。

  这澡,是泡、还是不泡?

  大黑被臭得躲去了远离这方的林木后,咬着新的一根萝卜。

  她伸出手,没入温泉,水温很刚好,极是舒适,与身上奔波累积的黏腻形成强大对比。

  过了这个村,可就没了那个店了啊。

  一番纠结,深思熟虑后,沐沐决定速战速决,衣衫一脱,卸了易容,人便入了泉去。

  温热的泉水,带着特有的味道包裹全身,她游了一圈,掬水拍上脸颊,疲劳都被带走了,伸起手臂搓揉,曾经的人留下的痕迹已经全部散尽,被山泉滋润的皮肤光滑而白皙,她不禁喟叹,觉得筋骨都舒展开来。

  下腹逐渐而起一股难以忽视的燥热,是温泉带来的副作用?

  沐沐微愣,意识到不能久待,很快到了泉边,准备拿来衣服穿上。

  …咦?

  摸了半天,什幺都没摸着,她有点蒙,揉揉眼,视线里却多出了一道人影。

  "妳可真是让我好找。"

  沐沐石化了。

  那个人影手里抱着的,正是她的衣衫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